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米煮粥

不牵手也可以漫步风霜雨雪 不能相见也要朝思暮念

 
 
 

日志

 
 

有感而发于我的尖刻  

2013-03-30 15:23:55|  分类: 我就小人之心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妈和我斗嘴处于下风,总爱赏我“尖刻”二字。我从不理会她那套,因为,有其女必有其母。某天我很久不见的某本分实诚的好姐姐给了我三个词的评价:敏感、多疑、尖刻。我突然觉出我妈她老人家对我的了解还是有一定见地的。这三个词太精准的定义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与人斗其乐无穷~不过乐也不是无穷的,只有无聊最无穷。

一切起源于12年底的公司级别春节联欢晚会,这之前我的状态是一直被冷落。窦姐请来帮忙操练我们舞蹈的段姐,竟然慧眼独具发现我这款金子,评价我们的字里行间就对我多了些许偏爱,在得到除了我妈的另个女人的厚爱和欣赏之后,我只有更加积极和准时的参加排练来感谢她的知遇之恩。因为这之前我唯一的公认优点就是积极准时吧~~~~事实证明这个姐姐对我的定位真的挺准确的,她给我和我的木桩一样的男舞伴排练的小舞蹈让我大放异彩,在那场晚会结束的很长时间里公司里很多老男人小男人都在热情的赞我的舞姿优雅,我真的很是自得其乐了一阵。根据物质守恒定律,我太乐自然有人太不乐,于是段姐每次表达完对我的喜爱之后,总有妇女拈酸加醋的提醒我不要太得意洋洋。

举例说明。老师说:张巍动作很舒展。王宁便展开一个优雅的王氏微笑一脸崇拜的对我说:没想到张巍长得不咋地舞跳得还行。

一个奇酸无比的舞蹈老师让我领舞,妇女王宁又赶紧好心的提醒我:这些动作你拧好了叫酸,拧不好可就叫恶心了。

我其实深刻谨记我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必尖刻不饶人,但现实看起来我不说话该同志完全看不出来我是在忍耐而不是理屈词穷~其实对王宁这种脑残我真的挺无语,我很想替天行道教训教训她,可是总觉得如果打击力度不够消灭不了她不如厚积而薄发。

王宁所在的科室准备的节目是服装秀,她热情的邀请了我曾经的对桌刘大姐去做她的走秀模特。王宁对刘姐的定位是因其具有波涛汹涌的胸部和浑然天成的气质,这是构成秀的灵魂。看着王宁紧盯着我兴奋到发光的眼神,我脑海里浮现的是刘姐私下里和我取笑王宁几乎不存在的胸部,不知道她俩的想法算不算心有灵犀不谋而合,但我骨子里除了尖刻与生俱来的敏感又使我充分的意识到,你他妈这是来和我炫耀的还是咋地,不让我参加你的破秀我自始至终也没表现出嫉妒呀好不好,非得让我表现出吃醋来你才甘心嘛。。。然后我天马行空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刘姐竭力压抑住兴奋的和我抱怨:哎呀真讨厌,你看人家走秀的女孩,盛冉冉啊鲍丛丛啊,哪个身材都很好啊我怎么能和她们一起走啊?言下之意分明是我连刘姐都不如就更无法和盛冉鲍丛之流相媲美了。很遗憾,刘大姐点名的这些妞,王宁一个都没用,我个人主观窥探到王宁作为一个组织者的私心,她真的是找了一帮比她还草根的人上去烘托去了,只可惜我的刘大姐,竟然沉浸在比我身材好气质佳的美梦里不能自拔了。这样的内忧外患折磨的我身心俱疲,姐都这样低调了你们如此打击我还能找到快乐我真服了你们了。。。

反击刘姐的挑衅真的很简单,我先发了她几张搔首弄姿的走秀照,盛赞她几个美貌打消她戒心,再请她鉴赏我某张表情和姿势都优雅至极的照片。一击而中。她不得不说太优美了,我也不得不顺水推舟的附和她说是啊,她更加突出我在台上的主角地位,我虽得意却没忘形,只是万分感激的回敬她:是啊,你是我一个办公室的好姐姐,自然是向着我说话的。这之后的刘姐人前对我依旧亲热人后对我更加冷淡,我的生活还是那么深深的无聊着因为挑衅我的总是自不量力的小妖,和我一样的大师才不屑和我玩这套。

我认为集体才艺展示就是每个人都来发光而不是搞什么一枝独秀,姐要真想当什么主场明星姐就掏点钱去KTV里HIGHHIGH了还有老公当我无条件的脑残粉。所以某些因为我的光彩而不爽的人,麻烦你们过一会再来蓬荜生辉,一味的打击我只会给无聊的我树立人生的反击目标而起不到击倒我的作用。

我很正派的,不许调戏我。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