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米煮粥

不牵手也可以漫步风霜雨雪 不能相见也要朝思暮念

 
 
 

日志

 
 

我的母亲  

2007-08-02 15:30:37|  分类: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母亲,这叫法真让我别扭,我从来不称呼她为母亲,我叫她妈妈,有时候也直呼其名——我和我妈从来没觉得这样叫她是种不礼貌的行为,她总是乐呵呵地应了,仿佛我从生下来就变成她亲爱的姐妹,而不单单是她的孩子。

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候曾被要求写过一篇也是命名为《我的母亲》的作文,我绞尽脑汁凑够800个字,所以里面的内容至今记忆犹新。那作文我还得了个“优”,里面对我妈外貌的描写经典至极,到现在也是我爸和我妈吵嘴时候我爸战胜我妈的有利武器。我说我妈是“一对炯炯有神的三角眼镶嵌在她胖胖的圆脸上”——总之当时我学到的形容词不分轻重地全加在我对她的描写上——这描写让我妈在以后的很长时间给我盛好米饭的同时,还多送一记大白眼。

其实我妈长的真不难看,我看过我妈年轻时候的照片,特秀气,扎着两条清纯的麻花辫,笑得一脸青涩。可爱开玩笑的同事们就爱逗她说她又胖又不好看——这两点评价对所有女人来说几乎就是致命伤,我同学见了我妈说的话对她更是沉重的打击:我同学说得特委婉,她说,张巍,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你还是稍微控制一下你的体重吧……于是乎,我家本来就不大的那点地儿,又摆上了我妈的跑步机、健骑机、体重称……从我有点意识时她已经踏上减肥这条不归路,和肥胖做斗争了十几年之后她依然不醒悟——她就是那种喝凉水都会胖的体质,干嘛老强迫自己向着并不属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呢?减肥它就是一种生活状态,对她而言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减她还会更肥,所以就一直减着吧,她就这么乐此不疲地折腾吧也省得闲下来就发现我和我爸就会糟蹋不会收拾,该支着我俩到处干活了。

我妈常给我讲她小时候——她小时候和我小时侯几乎一样,野孩子一样漫山遍野地疯跑,童年无忧无虑又无所事事。我怀疑她从来没研究过怎么教育孩子,哪象现在的家长,都很有战略眼光,仿佛她怎么长大的她就怎么让我长大,都没下苦工让我掌握一两门诸如画画、书法之类生存的好技巧,虽然我还是茁壮地成长起来了。

然后她就给我讲到了她的婚姻。她和我爸爸是被人介绍认识的,成功率很高,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结婚,总共也没花多长时间。我很疑惑他们之间有爱情么,婚姻难道就是找个人相陪着一起生活不需要轰轰烈烈的爱的么?看平日里他俩打打闹闹有说有笑,偶尔吵吵嘴闹个小别扭,大多数时候还是举案齐眉相濡以沫,一点不象电视里演的那样,经历过许多波折磨难的感情才能长久下去,他们多平淡啊,也长久了这么多年。我很疑惑。

我姥姥把我妈交给我爸的时候满脸泪花,她不停地重复说我这丫头可笨那,从小惯坏了,不会做饭不会缝扣子,你以后要受苦拉云云,我爸爸同样满脸泪花地接过我妈说,妈,您放心吧我什么都会,委屈不着她——这句话在以后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里我爸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是在撒谎,可就是依靠这个谎言,他娶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宽容最美丽最坚强最……的我的妈妈。

客观点说,我妈真是挺笨,我姥姥还是比较了解她女儿的。她不会缝扣子,她缝的扣子布正面和布背面一样惨不忍睹。她更不会打补丁,我一只白袜子被她用块不规则形状的黑布补在了外面,我穿拖鞋时候都不好意思去公众场合,偶尔被人发现一次就含糊地说是袜子上沾了个脏东西然后迅速走掉...这些苦难的经历生生教会了我做几手针线活,让我在开始要面子的年纪能勉强自己给自己缝补个面子。

厨房的碗她也不爱洗。我爸是个极其爱干净甚至有点洁癖倾向的人,在前面我总结过他,虽然爱干净却和我一样就会糟蹋不会收拾,他经常针对家里脏乱差的状态怒不可遏然后莫名其妙消失一阵,等一切如新他又浮出水面。在我爸的张氏恐怖下我妈不再一味忍气吞声默默承受,她也学会了反抗——首先是对我爸的怒不可遏充耳不闻,然后开始藏碗,藏没洗过的脏碗,藏在厨房的各个角落一直到我家没碗吃饭她才集中洗一次。生活还教会了我妈对付我爸的各种小智慧,这小智慧让我爸经常哑口无言,忍耐到一定程度终于开始主动分担起家务。

我妈做饭也不好吃。没滋没味象水煮的大锅饭。可她做得很执着,你要说她烤的馒头好吃她就给你连续烤一个星期的馒头,在烤硬的基础上继续烤那块馒头,还一脸虔诚地问你她厨艺是不是有所提高,真让人哭笑不得,恨不能把当了罪魁祸首的烤箱扔了才解气。我妈做鱼做肉却很有一绝。因为我爱吃鱼爱吃肉,她就买了无数鱼肉反复操练,直到她感觉我是发自内心地说好吃好吃真好吃,她才停下天天喂我和我爸吃肉的日子。

我妈给我讲由于她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参加工作不长时间就成了入党积极分子,就这点她要比我这老团员优秀很多。遗憾的是虽然整天开会学习,她积极了20余年也没成功打入党组织内部。仅有一次领导谈话让她激动不已,谈到最后那新来的领导才首先发现他谈错了发展对象。93年她终于心灰意冷,党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发现了组织外围的这名好同志。然后她带着党员的身份光荣退养了。

退养后的妈妈,家里那台电视机和电脑成了她活动的全部内容,再不会有人善意地提醒她张芬你又胖拉该减减拉,她也不用每天晚上一脸惊恐地盯着那体重称看今天是肥了还是轻了,她还不用早早起来给我做饭伺候我和我爸出门——尽管她退养用来安慰自己的理由是照顾我上学,因为高中课业很紧张,要格外注意营养——我那个时候已经住校,享受的是半封闭的军事化管理,已无福消受她的营养早餐——不过为了不让她太清闲,我被强迫住了一年学校集体宿舍后,毅然决然申请了走读,风里来雨里去的,虽然辛苦了她,我自己也没好过。

我本人最仇恨电视,最喜爱电脑,我妈却能对着那些没大脑的综艺节目一乐就是老半天,我玩电脑游戏疲乏之余偶尔陪她看会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偶尔笑到肚痛也总不忘撇撇嘴嘲笑她,一点简单的小幸福就能收买她锁定湖南卫视,而忽略了其他卫视们的满城春色,多幼稚啊。

和我一个办公室里的姐姐刚生产完,谈起她的孩子一脸陶醉,我仿佛都看见她笼罩在一片幸福的光环下不能自拔,想到做个母亲真是伟大,母亲这词赋予一个女人的除了奉献还是奉献。

当某天我在101公车上听到车载电视里张含韵的歌:“当离开了你想说给你听,噢妈妈我爱你”,我突然想哭,然后我眼睛就湿了,脑子里一片白,我就是想哭,想到我妈我就想哭,我想起来如果不是她的十月怀胎,即使感冒发烧也坚持喝水不吃药,就不会有个健康快乐的我;要不是她给我买小人书,给我讲美人鱼丑小鸭,我也不会有那个充满幻想的浪漫的童年;想起来小时候我俩玩藏猫猫我总躲橱子里,她总找半天才找见我然后笑嘻嘻地听我说她笨;想起来夏天的晚上她不许我开空调睡觉,她摇扇子给我扇风直到我睡着,半夜我醒过来,发现她睡着了还在给我扇扇子;想起来她不厌其烦地教育我每天早上要吃早饭要喝一杯温开水;想起来我上班以后给她买了一条围巾她生气地说我就会乱花钱,可她给我买起东西来从来都给我买最好的,而且不分青红皂白我要什么她买什么,不管有用没用;想起来她没见过那种会唱歌的生日蜡烛,我生日时候她点上那种蜡烛被吓了一跳然后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却从来没给她过过生日;……我想起来姥姥死的时候,她哭得极为伤心,说世界上最疼她的人去了,能给她力量和支撑的那个人去了,我突然发现,二十四年来我每天活得阳光灿烂又幸福无比,是因为有妈妈无私地爱我疼我,是因为妈妈就是我的力量是我的支撑。     

在我听到那首歌的时候我终于发现。

“当岁月过去我欠你一句,妈妈我爱你。”

“现在说会不会太迟,你会不会笑我还是多像孩子?”

妈妈,我爱你。我现在只想飞奔到你身边,偎依着你,听你讲话听累了就幸福地睡去,睡得象一个孩子。再醒来就一直幸福地笑,没心事地笑着其实我只是个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